-

黑色情人节

 黑色情人节

作者:烈烈风中

今天是情人节,我身为团员自然会好好安排一个难忘的一天,给每一对我遇到的未婚情侣。

 

 我走进一间比较小的摄像馆,里面只有一位同时担任摄影师的女店主站在柜台后面等候客人光顾。

 

 她看见我进来,问道:「欢迎光临,请问要照相,还是有其他可以帮忙的地方?」我从她的记忆里知道她的名字叫潘悦晶,已婚跟丈夫合居,未有子女,却道:「今天是情人节,但是看来你似乎是单身一人,连约会的对象都没有。」悦晶听到后不禁一愕,正待反驳,有关丈夫的一切从她记忆里消失,她的人生也同时倒退回未婚的状态,更成为跟她合租公寓的同房女士的百合伴侣。於是她不禁脸色一红,答道:「我从来不交男朋友,也从不接受男士结交的请求。」我道:「既然大家都不接受普遍的男女交往的恋爱方式,我们今天就给每一对来拍情人节纪念照的情侣一次难忘的拍照经历吧。」她听到后又感到犹豫,觉得不应该干涉别人的恋爱自由,这时候,从小多次被男生欺负、被女生取笑不可能交到男朋友、更被多次作弄安排到虚构的约会白等的经历进入她的人生,她的脸色一沉,答道:「好吧。」我平举右手,将出现在右手上的东西交给她,说道:「你先换上这款衣服,待会还需要你给我记录今天招待过多少对情侣。」她这次没有犹豫,即场脱光身上的衣服,再在腰间围上我刚交给她的、用来保持腰部及下半身清洁的只有膝长的轻便围裙,便光着上身继续站在柜台后面。

 

 我低头看着那件围裙,说道:「白色的围裙太单调了。」说完以极为显眼的字体印刷的『情侣去死去死团万岁』的标语出现在围裙上。

 

 她看见,笑道:「原来我们这样就是网上有名的『情侣去死去死团』的支持者,可以给我一个团员的标记麽?我知道你有办法弄给我的。」我在心里暗叹刚才扭转她的性情让她成为团员的手法太过火,但还是答应她:「你自己找找看。」她走到给客人换衣服的更衣室,也不关上门任我看她找寻标记的过程,对着镜子看清楚脸上和上身都没有标记,还举手看过腋窝,背对镜子检查颈后侧,背部和屁股,还有双腿包括脚掌底,最后揭起围裙,终於看到经过永久脱毛的耻丘出现由重新长出的耻毛组成的『情侣去死去死团万岁』字样,看起来像是在剃毛的时候刻意修剪成这些字的形状,但她知道无需特别打理耻毛,以后都会继续维持这个标记。

 

 待她走出来,我道:「情侣要来了。」然后附近的未婚情侣都忽然得到灵感,来这里拍情人节纪念照;其他人则忽然想到还有事情要处理,就是有关这间照相馆的事情也变为其他照相馆的问题,不会过来打扰。

 

 第一对情侣同时走进来,是两名年轻的学生,他们对我视而不见,也不见怪悦晶的打扮。

 

 男生道:「今天玉美鼓起勇气向我表白,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用游乐场那些可以写字、换背景和制作贴纸的自助摄影棚太没意义了,还是到照相馆比较有气氛。」女生道:「请问两张彩色合照要多少钱?」悦晶没有立即回答,望向我寻求接下来的行动,我道:「将手机拿出来。」虽然两名学生不会注意到我,但按我要求拿出手机。他们两人都拥有手机,并且瞬间变成有拍摄功能的手机,还可以像传统摄影机利用计时器自动拍照,有利进行自助拍照。手机接下来飞到悦晶给顾客拍照的摄影机两旁,预备好同步拍摄。

 

 悦晶说了收费后,来到摄影机后面,从围裙口袋拿出一枝奇异笔在右边乳房画一划记录数量,在她要将笔放回口袋时,我道:「送给他们,反正奇异笔用不完。」於是她将奇异笔交给男生。

 

 男女生在摄影机对面摆出亲密的姿势站好,悦晶给他们拍了数码照片,方便加工和保存。他们拍了几张不同姿势的合照,正要离开,我道:「先等一等。」他们立即停下脚步。「现在脱光衣服。」他们脱下制服的过程自然被镜头拍摄下来。

 

 「给女朋友一些评语。」男生用奇异笔在玉美双乳、屁股、私处、上臂和背部等衣服能够遮掩的地方写上从成人电影、小说看到的露骨的的评语,但其中在小腹至私处一带却是写上『情侣去死去死团仝人祝你们情人节分手决裂』。男生写评语过程固然被拍下了,玉美接着摆出不同的模特儿姿势,也让镜头拍下每一处评语。

 

 「互相口交吧。」玉美先给男朋友口交,喷得玉美满脸都是精液,接着轮到男生舔玉美的私处,男生也弄得一脸淫水。「用衣服抹脸吧。最后将衣服穿好。」两人用制服私处的部份抹好脸,穿上湿衣服,同时拍好口交、抹脸、穿衣等最后一部份照片。

 

 他们两人取回手机过来付款,只收取和冲印开头几张正常的合照,其他免费照片成为悦晶的战利品。最后我道:「你们只会记得来拍那些有冲印的合照,然后立即离开。之后你们会到情人旅馆,在房里你们脱下衣服后才会发现女孩身上写的字和手机里的照片,并相信那是你们到了那里再写和拍的,而且那奇异笔是从男孩的书包找到的。」他们的记忆随之改写,并立即前去刚刚出现在记忆里的今天免费招待情侣的情人旅馆,但那里还有其他事情等着他们。

 

 第二对情侣在他们离开的同时抵达,不用排队等候。从第二对情侣开始,完全由悦晶指挥情侣的行动,作出跟我之前完全相同的命令。情侣们不论双方那一位拥有手机,有没有拍照功能,都自动变成双方都拥有可以拍摄的手机。拍照之后,便到情人旅馆的带有余波的行程。

 

 *       *       *玉美和男友阿宏来到情人旅馆,免费租了房间。当他们在房里脱下制服,预备作进一步拉近双方关系的行动的时候,双方都注意到玉美身上的字,之前在照相馆胡闹那一部份的记忆以在这个房间发生的事的形式重新浮现。

 

 两人立即打开手机,果然看见那些看来是以自动功能拍摄的双人合照。玉美无名火起,却没有删去照片,骂道:「阿宏,我愿意帮你口交,要做爱和拍照也可以,可是为甚麽要写得这麽露骨?太过份了。」阿宏也没有删去照片,只是道:「我也不知道怎麽会这麽,莫名地便写了这些。」玉美更为生气,说道:「那有那麽多不知道和莫名的事,男生就爱用这个借口,看来我们相处不来,还是像你写的那样,分手吧。」阿宏无可无不可地说:「既然我们的爱这样经不起考验,看来也不能不分手了。之前在照相馆拍的合照就用来作为记念吧。」玉美听到,刚要撕掉那些照片,这时他们的手机同时收到讯息,却是『情侣去死去死团』的邀请广告。两人也不管为甚麽会这麽巧出现广告,从附带的网址连上『情侣去死去死团』的论坛,各自以自己的经历和手机里的照片提交申请,同时以失恋者的身份成功成为会员。

 

 双方从告白到合照,再吵架决裂分手,然后又成为志同道合的团员,虽然怒气已经平静下来,但心里留下阴影,都不打算再谈恋爱。

 

 玉美删去手机里的照片,将接收广告而没有撕毁的照片收好,叹道:「爱情果然让人盲目,无端也可以大吵一场,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尝试复合了。维持现状当普通的朋友和同学,比冒险恋爱和结婚更能够让人维持心境平静。」阿宏也处理好手机里的和冲印的照片,同意道:「再见亦是朋友,无阻大家维持平日的关系和一同参加团里的活动,现在去洗掉那些字,再出去看看有甚麽可以行动的。」两人没有注意到这次奇异笔迹比平时更容易洗掉,在抹乾身体后重新穿上私处带有湿掉痕迹的制服,到外面找机会不着迹地打扰情侣们的约会心情。

 

 *       *       *到了今天悦晶下班的时候,一双玉兔上划了数排标记,竟然合共达三位数。

 

 她对这个成积也很满意,然后向我问明『情侣去死去死团』最早成立的论坛,以今天的作弄情侣的战利品照片进行申请,虽然跟那些决裂的情侣提交相同的照片,还是成功成为会员。悦晶删去那些战利品照片,以免留下证据,反正能够在论坛上看到。

 

 那些标记在她脱下围裙时自动褪色,在她穿回原本的衣服时,我给她一些限制,以免她疯起来胡搞一通:「记着,就算我们是团员,也只可以在每年今天向情侣行动,平日不可以动手,否则你会失去团员标记,失去利用拍照机会作弄情侣的能力,而且惹祸的时候不会有团员来帮你。另外,从下次开始,情侣将不会像今天被主动吸引过来,但你也不用刻意宣传情人节纪念照服务,只要穿上团员围裙等候他们随缘份出现,普通顾客也不会介意你为情人节活动在那天这样穿的。」她点头答应,却不知道我已经让她的将来变得绝对不会违反这个要求。

 

 我和她一同走出店外,在她锁门时先一步离开。虽然我的能力足够将情人节直接从现实移除,但作为一名团员,还是设法让情侣吵架甚至分手,才算尽团员的本份,也当作为改善人口问题出一分力。至於会不会将有关人等变成新团员,那会是随兴的锦上添花之举。

 

 -全文完-==============================